您當前位置: 南順網絡>> 官方資訊>> 行業動態

298告別單身、30天衣服不重樣,那些無厘頭共享項目

不怕做不到,只怕沒想到。創業對有的人來說,是一生的重要抉擇,是要賭上身家性命去拼的事情。而對另外一些人來說,這只是一次投機,或者生意而已,那么追逐風口無疑是最好的選擇。他們篤信的,是很多人耳熟能詳的那句話:“只要站在風口,豬也能飛起來?!?/p>

如同去年的直播一樣,今年的創業風口無疑是共享,能不能共享的都被拿來共享了。

我們可以看看身邊的景象:從網約車到共享單車,再到共享充電寶甚至共享雨傘、共享籃球,吃喝拉撒睡、衣食住行,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不能去共享的。

但是,游戲規則限定——只有少數人能站在風口浪尖,如今的共享經濟也是如此。追逐風口的創業者們只看到了滴滴、摩拜、ofo那數百億美元的估值,卻很少關注那些中途倒下,身背上千萬債務的失敗者,更看不到投機者瞬間即逝的身影。

所以,即將過去的 2017 年,我們看到了諸如共享女友、共享奢侈品、共享廁所、共享老公屋等等一系列無厘頭的共享創業項目。今天,懂懂筆記就為各位讀者列舉十大不靠譜的共享項目。

1、共享女友——告別單身的美夢只持續了一天

僅需 298 元,就能體驗到上萬元的硅膠仿真人偶,而且還有不同種類可選…… 9 月 14 日北京某公園,他趣公司展示了他們即將投放的第一批共享女友。除了公園之外,其還在地鐵上進行了一系列的宣傳、推廣活動,此舉吸引了不少市民駐足圍觀。

據悉,用戶需繳納 8000 元的押金,然后根據自己的需求在App上定制娃娃的發型、瞳孔顏色、膚色,以及加熱、發聲、服裝和道具,最后下單就可以,由他趣提供免費上門配送、回收服務,費用每天 298 元。

不過,共享女友項目的壽命只有短短的一天。發布之后的第二天, 9 月 15 日晚,三里屯派出所就以“低俗活動擾亂社會治安”為由對共享女友的運營方他趣進行罰款處罰,并且要求地推人員寫了檢查和保證書,將充氣娃娃帶離北京。隨后,他趣發布聲明稱,暫?!肮蚕砼选表椖?,并雙倍退回用戶所付的押金和相關費用作為違約金。

簡評

其實共享女友這個項目很大程度上類似共享馬扎,博眼球的程度要遠遠大于實際的可行性。不過共享女友顯然不符合社會正能量,就像有些網友吐槽的一樣“這是在光明正大的組織機器人賣淫?”,所以這種無節操的創業項目并不值得鼓勵,被取締也理所應當。

2、共享睡眠——充滿安全隱患的膠囊旅館

7 月中旬在北京、上海等一線城市陸續出現一些共享睡眠艙。只需要手機掃碼就可以進入一個長約 2 米、寬約 1 米的睡眠艙內休息,無需身份證和押金。睡眠艙內部配備有USB接口、充電口、免費Wi-Fi、插座、小型換氣扇等設施。

其新穎的模式吸引了不少關注,但是關于其安全、衛生等一系列質疑也隨之而來。最終,剛剛發布不久的共享睡眠艙就被相關部門責令停業并且拆除,整個過程來的快,去的也快。

簡評

共享睡眠確實是存在一定市場的,特別是對于那些想趁著空余時間好好休息一下,但卻沒有好去處的上班族而言。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共享睡眠艙更像傳統的膠囊旅館,只是其簡化了一定的步驟。但是也正是因為沒有做好一系列的安全和衛生準備,這些隱患的存在也注定其命不久矣。

3、共享籃球——打球的人會沒球?

今年 4 月份,一家名為“豬了個球”的公司在北京、上海、廣州等地的大學校園內以及部分室外籃球場開始投放共享籃球設備。其外觀為一個橘黃色的電子儲物柜,每個柜子可以放置 6 個籃球,用戶掃碼取球,按時收費。押金 69 元,每小時收費兩元。

據悉目前該公司已經完成千萬級的融資。目前除了豬了個球之外,還有一元體育、敢拍共享籃球、 891 共享籃球等共享籃球企業,整體運營方式都大同小異。

簡評

共享籃球這種項目在高中或者大學校園內可能獲得不錯的市場反饋,但是如果從企業發展的角度而言,僅僅局限于校園市場肯定是不夠的。當面向普通大眾市場之后,面臨的問題肯定要大大多于校園。與共享單車這種臨時解決出行的需求不同,打球絕大多數時候都是商量好的,那么既然商量好之后必然會帶著用具。想讓用戶養成花錢去租球玩的習慣,顯然過于牽強。

4、共享雨傘——一夜之間傘都沒了

4 月份,共享雨傘開始逐漸走進人們的視野。經過一段時間的發展,目前市面上已經有魔力傘、JJ傘、來把傘、e傘等多家共享雨傘公司,投放的城市也都大都選擇在北上廣深等一線城市。

其運營模式主要分兩種:一種是機柜式借取,用戶需下載App,掃描機身上的二維碼,按提示操作即可實現借還。另一種是無樁式借取,雨傘滿大街投放,用戶在手機上安裝App后,交納押金和租金之后,掃描傘身上的二維碼獲得密碼,開傘使用,收傘送還。

但是,共享雨傘從誕生的那一刻就飽受質疑。由于共享雨傘沒有GPS和使用傳統機械鎖的緣故,還曾發生過共享雨傘投放后一天之內全部被借走,但無一歸還的事件。此外,由于其違規投放,共享雨傘還曾遭受過相關城市管理部門的收繳。對于共享雨傘大量丟失,E傘創始人曾表示:“雨傘放在大街上我反而不賺錢,就是要被用戶拿回家才能賺錢?!?/p>

簡評

沒有GPS,使用密碼鎖,共享雨傘更像是在讓用戶用押金“買”雨傘。與傳統售賣不同的是,共享雨傘的用戶可以花一份押金的錢可以使用多把雨傘。對于盈利,很多共享雨傘的創業者都寄希望于廣告,這就像此前有共享單車的創業者試圖利用單車作為廣告展示平臺一樣,最終的結果只能是無疾而終?;蛟S就像微博CEO來去之間所說的那樣: 3 萬把共享雨傘押金 19 元,半小時收費0. 5 元,雖然投放了沒幾天,就全部被人拿回家,但這應該是一段經典的營銷案例,必將載入中國銷售史冊。

5、共享家具——假共享,真租賃

每個月花費一定的資金,就可以獲得沙發、茶幾、電視柜、鞋柜、衣柜、書桌等一系列家具的使用權。平臺負責配送,到期之后會有專門的人員上門回收這些家具,并且返廠維修更新,以供下一位租客使用。這是當下市面上共享家具的普遍運營模式。目前,抖抖家居、我在家等共享家具運營企業也均獲得了少則數百萬、多則上千萬的融資。

簡評

如今市面上絕大多數共享經濟其實本質上都是傳統的租賃經濟,而共享家具這種運營方式,相比其他項目表現的更加明顯。某種意義上將其稱之為共享經濟都過于勉強,這只是一種以共享為名、租賃為實的偽共享形態。

6、共享衣櫥—— 30 天不重樣?你想太多

針對廣大女性用戶對新衣服的訴求,提供更多的衣服供其選擇。目前市場上普遍的經營模式為按月、季度、半年或一年交錢,成為會員之后,在這些共享衣櫥平臺上選擇每次租借的衣箱,靠快遞的往來,快遞費用由平臺承擔。

上月底,曾獲得 8000 萬融資的共享租衣App多啦衣夢顯示無法正常運營。面對用戶退錢的要求,多啦衣夢像小藍車的李剛的父親一樣拋出一句:“要錢沒有,用衣服來抵?!?/p>

簡評

與共享家具一樣,共享衣櫥又是一個披著共享外衣的租賃項目。絕大多數平臺所宣傳的 30 天不重樣,由于快遞的原因顯然不可能實現。除此之外,服裝租賃對于絕大多數用來來說并不是剛需。同時,衣服的來源以及衛生問題也存在一定隱患。在這樣的前提下,讓用戶每個月花費幾百塊的租金,還是有些異想天開了。平臺每個月也要承擔大量的服裝和快遞成本,在沒有明確盈利模式的情況下,燒完錢倒閉破產成了唯一的結果。

7、共享洗衣機——離開學??峙聸]人會用

今年 5 月,上海徐匯區街頭首次出現共享洗衣機,該設備由三個滾筒箱體構成,分別為8kg、18kg兩種容量的洗衣機和18kg的烘干機。該機自帶洗滌劑,洗衣時間 30 分鐘,烘干 15 分鐘。收費標準為8kg每桶收費 20 元,18kg每桶收費 40 元,烘干收費 10 元。支持現金以及支付寶、微信三種付款方式。

據悉,附近居民因擔心衛生問題并不利用其洗衣服,而是主要使用其清洗窗簾、地毯等大件物品。

除此之外,還有多家共享洗衣機企業選擇入駐大學校區,與傳統的校園洗衣機模式不同的是共享洗衣機可以通過微信公眾號查看本地空余機位,一鍵下單、手機支付。另外,在衣服洗好之后會發送微信提示。價格方面也要普遍低于市場價。

簡評

共享洗衣機的其實與傳統大學校園內的洗衣房并無大的差別,只是在此基礎上做了部分完善。與共享籃球一樣,同樣只適合生存在校園內,一旦面向社會就會面臨諸多問題。由于存在衛生等問題,所以大眾市場的用戶很難將自家的衣服(尤其是內衣類)放到共享洗衣機內清洗。所以,目前用戶主要是清洗窗簾、地毯等大件物品,但這也是建立在推廣期使用費用相對較低的基礎之上,一旦推廣的紅利期結束,費用上漲之后,大眾市場的用戶能否接受這一事物需要打上一個問號。

8、共享KTV——還沒娃娃機賺錢

和共享單車一樣,共享KTV也幾乎在一夜之間就占領了各地的商超百貨。在一個個由三面玻璃圍繞,不足兩平米的空間內,擺放著點歌機、麥克風、兩個高腳凳以及頭頂不同的燈光,整體氛圍與普通KTV相差不多。據不完全統計,目前入局的共享KTV品牌多達十幾家,主要包括友唱M-bar、咪噠miniK、愛唱Love sing等。其中友唱和咪噠曾先后宣布獲得數千萬元的融資。

簡評

關于共享KTV,懂懂筆記此前曾在《資本聚光燈下,共享KTV難言的“困局”》一文中專門解讀過目前共享KTV市場的現狀。文中一位共享KTV的經營者向懂懂筆記表示“共享KTV并沒有表面上那么風光,盈利情況甚至不如娃娃機?!币驗槿狈芾?,很多迷你KTV里面扔有雜物、垃圾,無人時被肆意占用的現象并不少見。如今,絕大多數商場里的共享KTV都成了人們逛累了歇腳的地方。隨著告別瘋狂生長期,進入平緩成長階段,共享KTV的出局者將會越來越多,而這些留下的共享KTV殘骸又會成為社會的另一種負擔。

9、共享充電寶——想讓王思聰吃翔很難

目前現有的共享充電寶共有兩種主要的展現形式,機柜攜帶式和桌面直充式。機柜以街電、來電等為代表主要分布在商場、餐廳、酒吧等地,用戶繳納押金之后可以從機柜中借走充電寶,進行充電,使用結束后可以異地歸還。桌面直充式以小電、Hi電等為代表,主要分布餐廳、酒吧等場景,用戶直接將手機連接在充電座上進行充電。

共享充電寶從 4 月份開始走熱,一路收到資本的追捧,曾創下 40 天融資 12 億的紀錄。 5 月初,聚美優品宣布斥資 3 億元投資的街電項目后不久,萬達公子王思聰就曾在朋友圈表態:“共享充電寶要是能成我就吃翔,立帖為證?!?/p>

簡評

作為繼共享單車之后,最受資本青睞的共享創業項目,共享充電寶的發展非常迅速,但是這個風口來的快去的也快。前不久網上一篇《 2017 共享充電寶死亡名單》被盛傳,這份名單中我們赫然看到美團充電、HI電等企業。從本質上來講,共享充電寶可能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偽需求。充電寶作為手機的輔助品,如今的用戶幾乎人手一塊充電寶,同時,隨著手機廠商越來越重視手機的續航,不斷優化功耗,搭配大電池的情況下,充電寶產品本身也處在一個被逐漸淘汰的處境。

另外,盈利難、用戶使用體驗不佳等一系列問題,也在困擾著一眾共享充電寶創業企業。所以,從現在的狀況來看,想讓王思聰吃翔恐怕是難上加難。

10、共享電動車——理想是美好的,現實是殘酷的

同樣作為出行領域的共享經濟,與共享單車一樣,共享電動車的用戶只需要下載App注冊,繳納一定押金之后就可以正常使用,計時收費。但上線之后,問題也隨之而來,首先就是監管的問題。今年 8 月份,在多部委聯合下發了《關于鼓勵和規范互聯網租賃自行車發展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指導意見》)中特別強調“不鼓勵發展互聯網租賃電動自行車”?!吨笇б庖姟废掳l之后,由于存在一定安全隱患,各地監管部門都相繼叫停了共享電動車。部分地區要求集體上牌之后才可繼續上路。

簡評

其實整個市場對于共享電動車是存在一定需求的,但是其尷尬的處境是在于北上廣深等一線城市對于相關電動車的審核相對嚴格,共享電動車企業很難為自己的旗下的電動車集體上牌然后上路。而二線城市又存在使用效率不足的情況,所以對于共享電動車來說,理想是美好的,現實是殘酷的。

被玩壞的共享經濟還能算共享嗎?

在“萬物皆共享”的浪潮下,似乎投機行為更多充斥在其中,真正有夢想、有價值的創業項目,很難看到。披著一張租賃外皮的“偽共享”,是我們所追求的共享經濟嗎?

除了上述列舉的十個項目之外,如共享健身倉、共享電動滑板車、共享宿舍、共享電腦、共享書店、共享辦公室、共享奢侈品、共享充電樁、共享冰箱、共享零售空間等等一系列無厘頭的共享項目還有很多,除了噱頭,幾乎都沒有什么價值。

共享經濟的初衷是充分利用社會閑置資源,使其發揮更大的價值,例如Uber、Airbnb等等企業的模式。但是我們現在看到的一眾共享創業項目,只不過是把租賃換了一種說法。這些項目需要制造出大量的新產品,并占用現有社會資源和空間,往往是對社會資源的極大浪費。

所以,這些被生生制造出來的共享項目一旦失敗,不僅創始人、供應商血本無歸,遺留下來的大量“共享垃圾”,也會成為社會的另一個嚴重的負擔??纯船F在路邊那些損壞后無人管理的共享單車,試想一下當共享經濟的浪潮過去,大量的企業倒下之后遺留的負能量,不禁細思極恐。

在萬眾創業的當下,我們本不應該為那些滿腔熱血的創業者潑上一盆涼水,但是如今盲目追逐風口、蹭熱點、拉風投,最后錢燒完、公司破產的事情屢見不鮮。這些投機行為不僅自己血本無歸,還讓大量的供應商也跟著一起被拉下水,我們的社會,真的不需要這樣的投機者。

別忽悠,別想著一夜暴富,真正懷抱理想的創業者們,以此為鑒!

編輯:--ns8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