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位置: 南順網絡>> 官方資訊>> 行業動態

靠恐嚇、惡搞兒童視頻月入數萬美元,YouTube上的另類“紅黃藍”令人咋舌!

在YouTube刪去自己頻道的廣告之前,Ted每個月都能賺上幾萬美元。

身為兩個孩子的父親,Ted因擔心YouTube的報復而在網站上使用了化名,此前他辭去了一份月薪高達六位數的工作,轉而開始拍攝有關他小孩子的YouTube視頻。視頻內容主要是他的孩子被小丑“嚇到”,大人假裝摔跤或者摔倒在一個有假屎的尿布上之類。算起來,它們屬于“家庭友好型”內容的范疇——即家庭視頻,以孩子為主角在不同的環境中轉換,從表面的愚蠢反應到經受潛在的剝削——YouTube近日在公眾強烈的抗議與媒體的關注下,開始對這些內容進行壓制。

據BuzzFeed新聞評論中YouTuber賬戶的截圖顯示,過去的兩個月里,Ted在他的視頻上賺了超過 10 萬美元(這還是在扣除了Youtube收取的45%之后)。BuzzFeed News收到的郵件還顯示,該頻道里的 12 個視頻(包括“懸念式”場景的視頻)在今年 11 月被審核為“適合所有廣告”。(據悉,其中至少有三個視頻被認為是不適合的,至少有一個視頻應當被刪除,而另一個須加上年齡限制標簽。)

在這之后,YouTube突然撤銷了該頻道上的廣告——用Ted的話說,就是“沒有事先溝通、通知、理由…..甚至無法上訴或請求審核”——這一行為,可算是YouTube為消除或取消(移除)平臺上成千上萬可疑的、剝削兒童的視頻廣告所做的一部分努力了。

總而言之,除了在超過 200 萬個視頻和 5 萬個頻道上投放廣告之外,YouTube最近幾周已經關閉了超過 270 個帳戶和超過 15 萬個視頻。而現在,許多視頻用戶對于網站所謂的不一致的溝通、武斷的執行以及不明確的指導原則感到沮喪,因為YouTube企圖遏制涉及可促成、激勵、投放廣告并最終從中獲益的開發內容的家庭板塊。許多幾周前曾被該公司在公開和私下場合慶祝的人如今失去了主要的收入來源,有些人開始質疑公司對算法推廣和節制的依賴。與此同時,成千上萬個類似的視頻仍在播放廣告。

屏幕快照 2017-12-19 下午5.27.01

BuzzFeed News采訪了幾位博主,他們的視頻內容雖然廣泛,但所有涉及兒童的廣告已被撤銷。其中有四位告知BuzzFeed News,在廣告從視頻中刪除之前,他們在幾個月內賺了超過 1 萬美元,擁有幾十萬的訂閱用戶。

YouTube拒絕回答一系列關于違規賬戶產生的收入、公司與博主之間的通信聯系以及發送給博主對視頻“適合所有廣告客戶”的審批郵件等具體問題。相反,YouTube讓BuzzFeed News參考Google博客中發布的關于視頻獲利方面的帖子,以及專為博主尋找“提示”而提供的YouTube支持頁面。

但“家庭友好型”博主是YouTube最大的頻道之一,Toy Freaks頻道中包含博主Greg Chism的兩個女兒恐懼尖叫、吐痰、“弄濕”自己以及洗澡的錄像帶——該頻道在 11 月份被封時已有超過 800 萬的訂閱用戶。根據Social Blade追蹤YouTube公開的統計數據得出的結果,Toy Freaks的視頻播放量高達 70 億次,僅在 11 月份就有近2. 8 億次,極高的播放量也使其在YouTube總排行上位列第 63 位。根據Social Blade的粗略估計,該賬戶每月收入約在6. 9 萬美元到 110 萬美元之間(Chism,通過他的發言人拒絕發表評論,并拒絕了采訪請求)。而對于Toy Freaks和其他因存在侵害兒童內容而關閉的頻道產生的收入,作為提供該平臺和廣告商的YouTube,可以從中獲取45%的收益。

2017 年 9 月和去年 10 月,Chism在Instagram上發布了視頻,其中討論了為自己頻道接收YouTube黃金播放按鈕——即博主在擁有 100 萬訂閱用戶時可得到相應獎勵。據YouTube網站所說,此按鈕允許視頻博主“訪問獨家內容、找到自己的合作伙伴經理,并在Creator Hall of Fame中聲名大噪?!痹陉P閉此頻道之后,YouTube通過BuzzFeed News發表聲明稱:“我們非常重視兒童安全,并已經制定了明確的政策來打擊兒童危害內容?!?/p>

另一個同樣因為存在令人驚恐且不安的視頻內容而被關閉的頻道ToysToSee在上個月收獲了2. 2 億次左右的播放量。Social Blade首席執行官Danny Fratella告訴BuzzFeed News:“據我們粗略的估計,收入應該在5. 6 萬美元到89. 2 萬美元之間??紤]到他們的觀眾和高知名度,我敢打賭,他們的收入可能遠高于此”。

YouTube博主的每月收入根據視頻播放量以及每千次展示收入(RPM)或每千次觀看收入而存在很大差異,同時也會受到賬戶類型、質量、觀看者位置以及用戶數量的影響。出于這個原因,很難獨立計算給定賬戶的月收入。在Social Blade,Fratella的粗略估算是基于行業標準每千次播放量0. 25 到 4 美元RPM范圍的。

頻道擁有數十萬訂閱用戶的John告訴BuzzFeed News,在許多視頻還未被關閉之前,他正“計劃將YouTube作為自己唯一的收入來源”。他不想透露自己的姓氏或頻道名稱,因為害怕YouTube報復。他的頻道中有不少讓女兒處在恐怖環境下的視頻:比如讓她和小丑聊天或者被一個稻草人追趕。

和所有BuzzFeed News進行交談的家庭板塊的YouTube博主一樣,John表示他并未發現自己制作的內容有什么問題。盡管如此,他還是給BuzzFeed News發送了一張關于他孩子視頻的攻擊性評論的截圖。評論內容甚至還有強奸他孩子的威脅。但這樣的評論并沒有讓他考慮離開YouTube,他說:“獲得每一個惡毒的評論的同時,我們都會得到 1000 個友善的評論?!?John估計他上個月賺了大概1. 5 萬美元。他還表示,自己收入最高的一個月是2. 4 萬美元,希望 12 月收入能翻一番。

辭去工作轉而開始制作超級英雄模仿錄像帶的Davey Orgill說,他的頻道“Kids Try”在感恩節期間被關閉之前已經擁有了 200 萬用戶。

Orgill拒絕透露具體每月的YouTube廣告收入,談到收入,只是表示“很多”、“改變了我們的生活”。

在Orgill被封的一個視頻中,一個人扮演成蜘蛛俠被綁在一棵樹上,在隨后的片段中,一個的嬰兒與其他裝扮好的寶寶都因為這個場景被嚇尿了。

屏幕快照 2017-12-19 下午5.27.55

Orgill認為,Youtube有責任鼓勵他發現那些對兒童來說充滿恐懼、性、暴力的超級英雄內容。他說:“Youtube將這些內容歸咎于這些人,事實上一年以來,反倒是他們的算法推動了這一內容。人們這么做是因為他創造了數百萬的播放量。他們創造出了一個怪物?!?他后來告訴BuzzFeed News,他認為平臺的做法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因為越來越多的孩子開始使用Youtube。)

在Orgill提供的電子郵件中,他目前被封頻道的 12 個視頻被審核為“適合所有廣告商”(事實上,至少有兩個視頻被認為不適合廣告)。截至 11 月 23 日,也就是他頻道被關閉的前一天,兩個視頻仍被批準投放廣告。

在Orgill提供給BuzzFeed新聞,來自他現在被暫停的頻道的十二個視頻在十一月份被認為“適合所有廣告商”(至少有兩個視頻被認為不適合廣告)。 截至 11 月 23 日,兩個視頻被批準投放廣告,就在他的帳戶被關閉前一天。

郵件顯示,YouTube在 11 月 24 日早些時候聯系了Orgill。郵件中提到: “經審查,我們確定您賬戶中的活動違反了我們的社區準則。我們不允許在網站上展示可能對未成年人有害的的內容?!?/p>

Social Blade公司的Fratella認為,Youtube突然間轉變立場表明,該平臺可以容忍這些視頻,是因為它們有利可圖,這一切只有在公眾的關注壓力之下才被打破。

他說:“Youtube的原則就是忽視它,直到它們必須被重視。我認為,一旦媒體對其進行大范圍追蹤調查,他們就必須做點什么。Youtube最近一直偏袒廣告商而不是博主,而廣告商開始焦慮,這是推動平臺刪除視頻的催化劑?!?/p>

屏幕快照 2017-12-19 下午5.28.06

根據多位博主的說法,這類算法可能會導致流行的兒童內容過剩,例如讓兒童處在就醫受到威脅的位置——例如接受流感疫苗或在某些方面受傷。舉例來說,頻道“Shot of The Yeagers”拍攝了一些關于小孩接受醫生訪視和受傷的視頻。標題為“TRAUMATIC FLU SHOTS!!!”的視頻是在去年十月上傳的,目前已被網站刪除,視頻中一個年輕小女孩的手和胳膊被抬至頭頂,肚子敞開著,并不停的尖叫。

一位希望保持匿名的家庭內容博主告訴BuzzFeed News,“很多頻道一開始會利用這些被Youtube認為不安全的趨勢?!?/p>

他說:“最瘋狂的是YouTube十分迅速地推廣了這些頻道和視頻,幫助他們獲得了高出我們頻道幾倍的成功、收入和收視?!?/p>

他說:“在幾周或幾個月的時間內,我們看到頻道的規模增長到 5 到 10 倍,這都是算法和網站的不負責任引起的。所有的博主都知道這一切正在發生,甚至試著將趨勢整合到視頻內容中。但誰能怪他們呢?”


編輯:--ns8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