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位置: 南順網絡>> 官方資訊>> 行業動態

游戲直播的命門,游戲廠商的法門

近日,廣州知識產權法院一審判決YY侵害網易《夢幻西游》和《夢幻西游2》的著作權,并賠償網易經濟損失 2000 萬元。網易CEO丁磊回應表示,網易對游戲主播與直播平臺持開放包容的心態,與YY發生糾紛在于其旗下主播在直播過程中插入廣告,將觀眾引流向一款網頁游戲,造成了較差的觀看體驗。而YY 董榮杰則表示:游戲直播不等同于游戲盜版。盡管YY已經提起上訴,這并不代表最終判決,但卻反映出游戲直播在與游戲繁榮共生的基礎上仍然受制于游戲的事實。和游戲的合作或成為直播的阿喀琉斯之踵。

盡管YY已經提起上訴,這并不代表最終判決,但卻反映出游戲直播在與游戲繁榮共生的基礎上仍然受制于游戲的事實。和游戲的合作或成為直播的阿喀琉斯之踵。

一、游戲對直播意義重大,是直播之本

9158,六間房這樣的秀場直播興起后一直悶聲發大財,很多公司試圖與 9158 直接競爭秀場直播而敗北, 2014 年是一個轉折點,PC游戲直播興起,先是從acfun脫離出來的斗魚正式以游戲直播開始運營,然后戰旗,虎牙,龍珠,熊貓等游戲直播平臺相繼成立,可以說PC形態的直播主要以游戲為主,彼時游戲直播幾乎是Pc直播大部分流量來源,也是用戶在游戲直播平臺關注直播的核心內容,可以說如果沒有LOL,dota這樣的游戲直播就沒有斗魚虎牙的現在。

而且到目前為止,游戲仍為斗魚,虎牙,龍珠,戰旗等超過50%以上的用戶和收入來源,單單王者榮耀一款游戲在某些平臺就超過30%的用戶覆蓋,而為了增強平臺游戲直播的實力,直播平臺瘋狂的進行主播挖角,斗魚從企鵝電競挖來了張大仙;從虎牙挖來了嗨氏;熊貓挖來了囚徒,2009;虎牙挖來了安德羅妮,萌太奇……而移動直播同樣也是如此重視游戲直播,在移動直播風口過去DAU下降之后,移動直播就需要不斷引入新內容和新模式,映客,花椒都已經引入游戲直播,特別是當下最熱門的王者榮耀和絕地求生直播,游戲已經成為所有直播平臺的流量來源和收入來源。

二、游戲和直播相愛相生互取所需

盡管有網易投訴YY的事件在前,但這只是首案也是個案,游戲和直播仍然處于蜜月期。對于游戲來說,直播是覆蓋更多用戶的渠道和來源之一,特別是對于新游和數據處于平穩期的游戲尤甚,直播是游戲品牌的放大器,而且游戲直播對游戲帶動效果明顯,尼爾森美國調查的數據顯示,69%的人因為看了游戲直播而下載或購買了游戲。在新游上線或游戲新版本發布時游戲都會與直播平臺有合作,比如網易《終結者2》推廣初期在斗魚就進行了數千萬的推廣,單邀請PDD一場一小時直播就耗費一百多萬元。

對直播平臺來說,游戲是直播平臺最為重要的內容之一,游戲主播可以持續且高效的產生內容,同時用戶對游戲和主播的粘性非常高,對比泛娛樂的美色直播用戶很快會看厭惡,因為內容的高度同質化和無法迭代升級,這也是為什么映客的DAU極速下滑,而斗魚虎牙等游戲直播DAU仍處于上升階段。在目前的情形下,游戲用戶的arpu值也較高,更為重要的是同樣類別的游戲操作是相通的,帶來的結果是主播的生命周期較長,同時也可以抓住和引導用戶的新游戲需求,所以主播是游戲平臺最重要的資產之一,我們能看到很多的守望先鋒主播已經轉型為絕地求生主播。

在目前的大多數階段,游戲和直播平臺是相愛相生,各取所需,處于良性發展的階段。

三、直播的命門在游戲廠商

游戲和直播各取所需才能在目前的平衡下相愛相生,甚至游戲也為了直播平臺的傳播而付費以及降低姿態,比如騰訊的KPL為了獲得最大的傳播量將直播版權半賣半送給了映客在內的 6 大直播平臺,但網易起訴YY并且獲得一審勝訴揭示了游戲直播的命門,那就是受制于游戲廠商,只要頂級的游戲廠商限制某個直播平臺游戲直播,那游戲直播將會遭受毀滅性的打擊。

對平臺用戶和流量的打擊。用戶在直播平臺是瀏覽內容的,如果平臺不能提供滿足用戶需求的內容,用戶會自然轉移到提供內容的平臺,目前王者榮耀和吃雞已經占據直播平臺至少50%的流量,如果騰訊這樣的巨頭限制某個直播平臺直播所有騰訊游戲,那該游戲直播平臺基本可以宣告死亡了。

對游戲主播的打擊。游戲主播是在某個專業游戲領域具有特長的主播,比如張大仙之于王者榮耀,小蒼之于LOL,sol之于爐石,如果王者榮耀限制某平臺不能直播,那這群主播的內容生產和收益勢必會造成極大影響,而探索新的領域同樣面臨巨大的不確定性,最終必然造成核心主播大量流失,此消彼長也將嚴重影響直播平臺的發展和格局。

四、游戲廠商的法門

對于大的游戲公司來說,當游戲成為下游最重要的資產時,上游的游戲公司就有了控制權,當然前提是大的游戲公司才有此特權,在中國唯有騰訊和網易能有此話語掌控權,對于其他小公司來說,指望直播渠道帶來新用戶還不夠,當然不可能干下自斷財路的蠢事。

但大的游戲公司就不一樣了,生態和狙擊競爭對手的需求讓直播這個下游渠道有機會成為游戲的籌碼。

生態布局的需求。當游戲廠商為了布局生態需要將觸角布局到游戲直播領域會發生什么呢?游戲廠商手里的游戲即是蘿卜又是大棒,如果游戲廠商試圖投資直播平臺時游戲直播內容特權就成為一個籌碼,進可以用限制直播來威懾,退可以獲取更好的價格來給予直播特權,這就導致廠商的要求直播平臺幾乎無法拒絕,比如騰訊可以“強行”將kpl和lpl的賽事特權讓度給直播平臺,以獲取更多的資源。

狙擊競爭對手的需求。游戲競爭極為激烈,在各個渠道都面臨著激烈的競爭,特別是當下較火的直播渠道,主播直播的引導會帶來游戲品牌在直播平臺出現此消彼長的關系,因此借用直播平臺狙擊競爭對手就成為必須的一步。目前騰訊已經開局,在網易荒野行動初推出時與斗魚合作較深,斗魚也定制了專門的荒野行動頻道,多種組合推廣策略讓網易荒野行動數天霸榜App store首位,讓騰訊驚出一身冷汗,而當騰訊光榮使命和荒島特訓推出時,網易荒野求生的板塊就從斗魚消失了,轉而騰訊的荒島特訓排在首位。

對于直播平臺而言,游戲直播的命門幾乎不會被擊中,因為對游戲而言限制直播平臺只會降低游戲的營收,同時也無法從直播平臺得到實實際的費用補償,百害而無一利。但當游戲服務于母公司生態時,游戲就成為游戲廠商最重要的談判籌碼,而且該籌碼近乎牢不可破,逼迫直播平臺在權益和投資上不得不讓步。

當直播平臺通過游戲直播獲取到巨大客群和收益的時候,擺在游戲直播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仍然隨時會落下,對于游戲公司而言提前投資直播獲得更大的話語權,對于直播平臺來說提前站隊游戲公司或成為或可以保證更為良性的發展,畢竟YY被起訴的現狀就在眼前。


編輯:--ns868